Elise.Gilbert

aph全员厨,普厨,和泉守兼定厨,烛台切光忠沼民。职业是个审神者还是个指挥官,人种拉拉人。最近在刀剑乱舞无法自拔。cp刀男与我花夫妇亲子分朝耀米英√文笔渣,欢迎勾搭探♂讨

相遇即是奇迹【二十五】

作者的话放在最后。

【以下正文↓↓↓】


那么……

既然看不见……

 

要出声阻止他们吗?

→要,尤其是乱和小夜,你根本不想和他们做。

→不要,随便怎么都好了,他们肯定有什么原因的。

 

你的选择是?

 

 

当然,你怎么会叫停呢?

那么快乐的事对吧。

 

只不过,乱的行为勉强可以理解的话。

那小夜呢?

 

【第三视角】

摇摇头,珠理奈还是不想想得太多。

找个借口先去将三日月接回来看看境况再从长计议。

就现在自己的这个本丸,战力不平均,反也反不起来。

 

是夜。

“好歹一期一振还是你的,三日月还是我的。AKANE,先让他们各回各家住住如何?”珠理奈向窝在AKANE膝盖的狐之助努努嘴。

“当然可以的呀。”AKANE生就一双笑眼,感觉就是一只小狐狸。“说实话,我还挺中意三日月的。”

AKANE说话完全不顾虑到狐之助在场,让珠理奈疑心是不是她收买了狐之助。

“三日月可是可靠又帅气的呢,AKANE中意,也不奇怪。”珠理奈抿唇,只当听不懂个中深意。

“哈哈,谁说不是呢。石切丸,”AKANE扬声,“送珠理奈殿回去吧。”

“是。”拉门被拉开,“珠理奈殿,三日月殿。还烦请随我来。”

及至时空门前。

“石切丸殿,送到这里就好了。您不曾到访过,怕是只有我一人带着两把刀剑,还是相当贵重的刀剑,会有所顾及不上……”珠理奈话还没说完就已经被三日月伸手拦住。

珠理奈皱眉看着三日月。

这是,离心了吗?

“石切丸与我同为三条派的刀剑,过来的时候也受了他不少的关照。不知殿下可不可以赏赐杯清茶与我和石切丸?”

“……自然可以。”总归两把刀剑也闹不出什么事情来,瞟到AKANE家的刀匠就在一旁,也只是淡淡地回应一句。

“多谢珠理奈殿。”石切丸也仿佛完全没有感到任何的卑躬屈膝,同样平淡以对。

 

【本丸】

“有劳了,歌仙。”歌仙兼定全面接手了刀匠的工作,也时常在刀匠室工作到很晚。

“啊,回来了啊。”歌仙摇了摇摇铃,“石切丸殿?”

“过来讨杯茶喝的。”

“珠理奈?”大概一直都有刀剑在不远处守着吧,宗三来得倒是挺快。

“去把明石叫过来给他们奉茶吧,今剑和小狐丸也来,乱……也叫过来吧,就来前厅就好。”

“好。”宗三做事沉稳,珠理奈见他离开了,也朝身后点头示意三日月和石切丸跟上。

宗三本来是今天的近侍,不过好像因为石切丸的到来留在了大厅,只是跟平时一贯要好些的药研换了,由他接着服侍珠理奈。

“小心些,珠理奈最近经不起折腾。”宗三别有深意,神色幽暗。

“我还能怎么办?”珠理奈本来就不是那种夜夜寝当番的人。药研又是医理上最懂珠理奈身体的人,自然很清楚他什么都做不了。“我是我说什么不好听的,你和乱,什么时候……”

“再过几天吧,”宗三勾起一个病弱的笑容,“我和乱也不好受,不过,也就是差不多了。”

“那样的结局,宗三你,最是渴望的吧?”

宗三不语,轻轻点点头就进了前厅。

“那么,先去房里为珠理奈布置好就寝的准备吧。”看着宗三微有佝偻但却有满分坚定的后背,药研也自语着离开了。

 

【前厅】

“今剑?”等到宗三也坐定了好一会,看着是没有人再要进来的时候,三日月首先问起了今剑,还是意味不明的问。

“我什么都没有说,到底这世间是个怎样的模样。有些刀剑,不知道可能还会好些吧。”

“珠理奈都被你束缚着了,让那些无法守护珠理奈终身的刀剑知道实情,又会如何?”

“真是让我等寒心呐,宗三殿。”明石奉上茶以后也没有走,此刻他似乎不满宗三的发言。

“不过是他们只是一介分 身,对于被真实的付丧神宠爱着的女性,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分一杯羹的。这种事情,早清醒就不会碍着你们的路。不好么?”

“呵。”明石推了推眼镜,不置一词。

“你们怎么样我都没有所谓啊,我只是,想要珠理奈做到自己想做的事情就好了。”乱无谓地说道,“你们要争个什么吗?不过也就是自己脑内的一厢情愿。”

今剑皱眉,宗三和乱的想法大抵能算上是一致的,但是也比较偏,比较危险。不好好约束一下怕是要坏事,不过某个晚上听到他们的计划,他就把这个心思压下去了。

 

都是要去碎刀的刃了,能管教个什么?不如好好让这俩过好最后几天?

正是因为这样子想,今剑才淡淡喝了口茶,即使是心有不满还是一言不发。

 

“甚好甚好,如此看来是有了献祭的刃选了?”一杯茶尽,三日月才漫不经心地开口,“宗三左文字殿和乱藤四郎殿是吧。”

“正是。”宗三无悲无喜。

“我会将宗三殿的话转告江雪殿的,只是,不知道……”

“能见面也罢,不见面也一样的。”宗三异色的双瞳看着石切丸,“兄长既非真正的付丧神,我这个做弟弟的,不见也罢。”

在场的三条一家的都懂,只有明石神色犹豫。

“哈哈,看起来明石也不过是我一样的刃呀,即使冲的一手好茶。”乱的腔调挺欠抽的。“不过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哦?今剑,以后珠理奈就交给你啦。”

说着就起了身出了前厅。

“分 身吗?”明石在珠理奈手下根本就没多管过事,不是出阵就是宅。这些不知道多少个本丸都难出一件的事他又怎会了解。

三条家的大佬们暗暗交换了眼神。

“我可以保证三条,现在是什么样,以后还是怎样。五条家的那位,在我们这边。”石切丸开口,完全无视了明石那怅然若失的表情。

“若是这样,珠理奈的安危,还是有保证的。”乱懒懒说道,“她真能收了隔壁的话,藤四郎一族自然感激不尽归在旗下。”

“长船也就烛台切光忠一刃,珠理奈不小心也收复了。左文字……”宗三话还没说完,不过在场的大家都知道是什么意思的。连他自己都是献祭刃选了,还能说什么。

“我说你们这些大佬,也不问问珠理奈的意见?”明石终于是憋出自己一句话来。

“嗯?那种事情?”三日月一脸你在说什么的表情让明石一下子有点心慌。

“那种事情,很重要吗?”宗三微微笑了。“作为暂时性供给我们灵力以生存的珠理奈确实很重要,不过,她既然那么纵容我们。那我们也只好任性一下咯。”脸上一半戏谑一半忧伤。

“明石殿,现在已经夜深了,我也该回去了。还烦请带个路?”

明石几乎是马上做出了“你请”的手势了。

他不笨,可是也禁不住跟一堆大佬,而且还是三观都想碾压自己的大佬说话。

 

“一切,以主为先即可。再有犹豫,问问自己的心,就清楚了。”准备进时空隧道之前,石切丸这样说道。

 

【第一视角】

几天后,三日月该和一期一振换回来了。

我送了宗三和乱上战场,转过头来。

三日月已经在等着了。

我对三日月始终有些莫名的情绪。在这个怪力足以乱神的世界,我不知道我的梦,可以现实到那个地步。

“吃过东西了吗?”我干巴巴地问道。“休息好了?”

昨天把他和石切丸带进门我也就没管了,谁知道他们说了些什么。不过今剑今天来房间的时候说没说什么,就真的随便聊了聊而已。

 

“我说啊,珠理奈啊。”

“嗯?”我侧头,还是一直走着,没停下来。

“珠理奈对老爷子我,会不会有什么想法呢?”

不,我不是,我没有。

虽然很想这样说。

“怎么了吗?三日月的容貌确实出色,有谁为你折倒也是正常的。”我一边说着,一边就越觉得不对。

这个三日月……

也就只有我和AKANE见过……

 

!!

 

→只当没听见。

→含糊过去。

→直接询问是不是AKANE做了什么。



#是的选择肢又来了#

#一个HE走向两个BE走向#

#还有就是这一章里面的刀刀谁是本尊谁是分 神应该都挺清楚的了#

#宗三和乱的思想好危险。竟然还没暗堕实在是太奇迹了#

#下一次更新派便当,是谁应该都知道的了#

相遇即是奇迹【支线BE1】

因为是支线所以只会简单说说流程(●—●)

【支线BE1•乱花迷人眼】
当你在短刀派对中选择了出声阻止乱和小夜以后。
小夜点头,顺从离去。
乱心有不甘,他并不是喜欢你,至少不是葯研的那种喜欢你。
“回去吧乱,别强迫自己。”仅仅轻描淡写,他已无话可说,只得离去。
不过他去了一期一振的房间。
“一期哥。”
“怎么了,乱?”
然后乱对他说,是你对他图谋不轨。今剑同谋,葯研也迫于无法屈服于你,与你同床。
本来就是不忍心看到自己的弟弟被审神者如此这般的一期一振才会借机投靠你的。结果想不到乱现在这么说……

几天以后,趁着大多数刀剑都出阵的时候。
他用他的本体贯穿了你的子宫。
然后就在边上看着你因为失血过多而渐渐死去,也逐渐暗堕。

“珠理奈!”
那是谁的声音呢……?

【题目赏析】
乱=乱
花=花言巧语
迷=迷惑
人=一期一振
眼=意识

相遇即是奇迹【二十四】

说好的三人车结果……

本章小题目:短刀派对。

不过其实也没有多少肉……都是剧情。

车什么的,驾照丢了不考了_(:з」∠)_

弄了图片看看能不能省事些……

对了。

本章有选项,选项其中一个直接结局。我会明天粗略写出来不是主线我就随便描写一下。






关于更文

我需要咸鱼一会……

然后

第一个直线BE准备出来了当然还是会按大纲走……

身体又再犯病还要上班QAQ

不想说话了……

相遇即是奇迹【二十三】

走了一下剧情,女主要开始大杀特杀了【误】

短小君,下章车……


【第一视角】

昨天和烛台切的欢爱持续的时间并不长,我第二天起来还是起的挺利落的。

话说那家伙,是忍得太久了适得其反了吗?

有点……

不是很满足呢。

 

“怎么一大早就来手合了?吃过饭了吗?”我问今天近侍的骨喰。

“是数珠丸吃过早饭以后带着还没吃早饭的烛台切去了手合了。”

“……哦。”感觉就像是高位嫔妃责罚服侍皇帝不周到的低位嫔妃呢。

想的都是啥……

顺便一提,今剑是正宫(?)

都说想的啥啊?

 

不过数珠丸总是有分寸的,过了一会就把烛台切放了回来,不影响出阵。不过烛台切自请远征我就不懂了。我还啥都没说啊喂。

这种节骨眼上去远征我超慌好吗?

昨天才说要反水结果现在你带着几把刀出去远征……

怕怕。

 

午后

烛台切还是带队去了远征。倒是出阵的一队回来得倒是快。三点多就回来了。

稍微感觉一下,也就是轻伤挂了点彩。

嗯?

一期一振?还有……一个人?

“怎么外面……?”我侧头看了看身边的这把一期一振,他应该也会有所感觉。

“先回房,我先看看。”毕竟都是偷偷摸摸换过来的,小心些不会错。“歌仙随我去看看吧。”

 

“珠理奈。”宗三搀扶着力气已经耗尽的一期一振,药研抱着一个小小的女孩。

“……塔罗。”我知道,或许塔罗会被辞退,但是……

我没想到是这样快。

我本丸内已经有一把一期一振了,再收留……那就太惹人怀疑了。虽然眼下刀匠已经被废了,也难保会不会有什么监视器的东西在。

不过,一个晚上,总是可以的吧。

收留一下提供一下休息,总是能说过去的。

“先进来。塔罗还好的话,等她醒来再说。”

 

晚饭后

“塔罗,你什么时候从本丸出来的?”我帮小姑娘擦了擦嘴巴。

“五天了吧?”塔罗歪头,“安定和蜂须贺还在外面。”

我了然,他们应该是分头行动了。一期一振照顾着塔罗意外被我家的刀捡到。不过五天……

刀匠是三天还是四天前告诉我塔罗这种审神者应该会受到的对待的消息。

啧。

好想将刀匠吊起来打一顿。

“塔罗。”

“嗯?”

“你很喜欢一期一振吗?”

“一期对我很好,我很喜欢他的。”眼睛纯净,半无非分之想。也是,才多大的人呢,这样正好。

“如果,以后在你的身边,不是你的一期。塔罗舍得吗?”

“……??”塔罗顶多十岁,又哪里会懂。

“珠理奈阁下。”倒是她身旁的一期一振开口,“那阁下会给塔罗一个安身之所吗?在不影响阁下的情况下。”

“若我计划成功的话,那便可以。”我捂住塔罗的耳朵,“我身份特殊,灵力太多需要发散,这个中缘由自然你无须去懂。只要知道我准备夺取与我相似的审神者的本丸就可以了。事成了,塔罗就居住在那边。我自然会派刀剑们照看她。”

“感激不尽。”一期一振低头,对我的话深信不疑。是了,要不然他还能怎样。

“你们先带着塔罗躲一下,事成以后我会让今剑去找你们。”我松开捂住塔罗耳朵的手,“但是,到时候。塔罗,要亲手碎掉你,大和守安定还有蜂须贺虎彻。”

“……诶?”

“塔罗要用这里,”我指了指她的心口,“记住他们。”

“啊?不,碎掉的话……我不要……”塔罗低低地抽泣起来。“珠理奈姐姐!我……”

“一期一振,去吧。”

一期一振沉默着公主抱起了塔罗,今剑跟上送他们出门。

 

“珠理奈也是够严格的。”药研无奈,“要是真要夺取隔壁本丸的话,到时候地方多得是。把塔罗他们一直囚禁这不就好了吗?等到珠理奈再上一步的时候再放出来。那个时候,想来也没有人会说什么。”

“药研你一脸正经说什么可怕的话呢。”囚禁这些话竟然不是宗三说出来,药研你变了吧!“塔罗还小,谁知道以后长成什么样呢。一直关着,会变成什么样?碎刀那事,也只是怕她的一期一振变成了她的执念而已。”

其实道理他们都懂,只是有了人身,学会了感情用事而已。不是不好,只是有时候用不得。

“歌仙递个信去隔壁,就说我想见见三日月,明晚拜访。”

“是。”

“今晚药研寝当番。”


相遇即是奇迹【二十二】

http://weibo.com/p/230927865093798097584128

二十二章,烛台切车。

坑坑洼洼的一辆破自行车……

二十一章今晚有补充。

我怀疑又要大家点进去看全部微博的最新一条……

不会弄真的麻烦QAQ

请大家多多支持啦;

相遇即是奇迹【二十一】

下章才是车!(土下座)

自从第一次写肉以后就无法自拔了。

赶紧让婶婶学点技术就大杀四方然后各种开车算了。

你们说大俱利和一期一振谁加入卖身行列好?话说胁差队至今没有成就诶……

三日月不上车,上车就会BE了。

和泉守兼定?没有,不存在的。

生生把自己写成了今剑厨……要是和泉守写不出来的话正宫真的是今剑了……

真剑乱舞祭和燃烧的本能寺真的好棒啊……

等八月严岛公映出来碟子看买哪个音乐剧。

【以下正文↓↓↓】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好像是我第二次说这话了?

我在这个世界,除了自己的本丸,除了万屋。也没有去过多少地方了,要不就是AKANE的本丸,要不就是被肃清的千织的本丸。前者没怎么去的,后者更加不用说,就一次。

还真的是鸟笼般的世界。

 

“珠理奈?”

“嗯?”我侧头看了看宗三,“怎么了?”

“你看着,并不高兴。”

“不过是知道了宗三你所说的,笼中鸟的滋味而已。……也不是厌烦了,只是,无聊而已。说起来要不要……”

“珠理奈!”门外药研的声音打断了我的话。

“说。”拉门没关,他进来就坐好了。

“是那个审神者,那个海妖。”

“可别告诉我又出什么事了。”

“她自己肃清了整个本丸。上面的人可能因为她的能力没办法下手肃清她,请了一些帮手。”

“谁透露给你的消息?”

“和乱还有歌仙出去采购今天食材的时候听到的,在审神者之间似乎都不是什么隐秘事了。”

“若是这样的话,应该就是真事了。而且说不定那些帮手已经抵达了这边。先别管,该怎样还怎样吧。等晚上大家吃过饭后我在说说,那些帮手说不定有些危险。”

“诶?”

 

晚饭后

“关于上次那个海妖审神者的事,我从药研那听说了。想必你们也在出征的途中遇到其他刀剑,也有听说过吧。”其实事不关己,我也没多大兴趣,“那些被请过来的帮手不是什么善茬,或许,你们都不是对手。所以,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就是了。我们现在的处境很是微妙,要是再扯上什么关系的话我们可以现在就造反了。”

“珠理奈知道那些,帮手。很厉害?”萤丸反问。

“因为政府除了你们刀剑付丧神,还借用了其他力量。我具体也不知道都有什么。”我想起最当初那个所谓最高负责人告诉我的话。“不过,你们,说实话,只是付丧神而已。算是最低阶的神明,要是对上其他什么的……”当初说过什么陆战部枪部空机部,不就是对应 坦 克 手 枪 战 机 么?实力不知道,但是就本体来说,刀剑不是妥妥被玩的份么。

还有万一不止这几个部呢?

“这一周内,莺丸药研歌仙骨喰先不出征,打理本丸事务,有空就去万屋逛逛吧。”

“知道。”

这话就此揭过。

 

【第三视角】

“卧槽啊!!!!!!!!!!!!!!!!!!!!!”

整个本丸都大震动了。

 

“珠理奈!”烛台切第一个赶到。“发生了什么事了?!”

只见珠理奈被一个像是金鱼服饰的小姑娘抱着,饶是珠理奈这么大一声也没有醒过来。

 

是的。

小姑娘。

 

珠理奈可以很直接地感受到小姑娘体内的灵力,那才叫真的叫深厚。不过,似乎非常干涸,现在正在超深度的睡眠当中补充。而同时,珠理奈也感知到自己的灵力正在一点点地被抽去。虽然现在没锻刀最近也没跟哪位刀剑同房分去灵力,但也经不住灵力一直被吸取。哪知道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让乱和清光过来挪动她。”毕竟是个女生,珠理奈也不好让烛台切直接上手。“就留在我房间吧。”

“有劳您了,审神者殿下。”

“……谁?!”烛台瞬间上警戒起来。

虚空之中渐渐浮现一个淡白的人影。

“在下是鬼使白。是这位阴阳师的随行。如今是强行显形,让殿下您见笑了。”

珠理奈挥挥手,让烛台切退下按她刚说的去做。

“无妨。”

 

时值中午

“你好。”阴阳师终于是醒来了。

“你好呀。”珠理奈笑着将她迎进了饭厅。“身体如何了?”

“审神者殿下灵力深厚,托您的福,在您的房间补充了不少灵力。如此,才得以醒来。”

“不过举手之劳,姬君不必放在心上。”

“姬君?”

“啊,不过是本丸有把平安时代的刀剑。看着姬君说话的语调有点熟悉,便作如此推测而已。姬君娴静,大概是哪家人的大家闺秀吧?”

“倒也算不上,不过是拘着学了不少世家贵女的规矩罢了。您才是,真正的温柔。”

“还好?”珠理奈歪头,“不知道能否有幸得知姬君名姓?”

“叫我…神无月就好。审神者您呢?”

“珠理奈。”珠理奈眉眼弯弯,不难看得出她实在是高兴。“喝杯茶?”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黄昏

出征的部队,包括远征的队伍都回来了。

珠理奈留神无月一起用了晚饭。

有些平安时代的刀剑一瞧这阴阳师就大吃一惊。

“源氏的人?”今剑一眼就认出来。“可真是不得了。”

“珠理奈一边控制着我们不要出事,可是自己呢,就招惹了这么一个麻烦回来。”小狐丸摇头,“跟哪个阴阳师来往不好,偏是源氏的人。”

“很严重的吗?静观其变不就好了?”

“那个阴阳师也不过是一个家族姬君而已,自然不用担心,要担心的,可是,源氏兄弟啊。哪知道会不会哪天就跑出来了。已经有一把还未召唤出来的小乌丸了。要是还来源氏兄弟。我们也真该收拾收拾打一场硬仗了。”莺丸稳重,自然也有考虑到这一层后果。

刀剑大佬们自然是不想珠理奈和神无月接触过多。

结果……

 

“一期一振,你先告诉我。AKANE手下都有哪些刀剑?”也不避讳还在场淡定喝茶的神无月。

“……”一期一振左右看了看,然后报出了一大堆刀剑名字。

“基本是将珠理奈你没有的都锻出来了。除了岩融和其余三把天下五剑。”乱总结。

“哦……”珠理奈摸了摸下巴,“行了,那这样的话,我随神无月去她的住所做客个两三天。”

“万万不可!”清光带头反对,其他刀剑也是持反对意见。

“有何不可?”神无月放下茶杯,“我会留下小纸人,每天傍晚,你们就跟着小纸人去迎接你们的审神者归来,每天早上再护送她跟着小纸人过来。那可放心?”

“恕我直言,阴阳师殿下为何要这样做?”

“好玩啊。”神无月笑眯眯说道,“我生活的年岁,已经很长了。长到……”

 

“想要搞事。”

 

珠理奈苦笑。

似乎上了什么不得了的贼船呢。

“药研,”珠理奈还是开口说道,“把刀匠迷昏吧。歌仙,刀匠的工作就交给你了。”

““承知。””被点名的两把刀剑嗅到了搞事的气息,声音里面难掩激动。

 


相遇即是奇迹【二十】

一写心情就短,还卡。

其实中间那段珠理奈的自我否定我觉得是很多女生都会这样吧,说得好听就是患得患失。说不好听,就是神经。

例如我,所以单身是有理由。

先短小一下,下章开车。你们猜是谁。

到时候可能会对这里有补充,到时候下一章会有说的;说起来十九章我补完了观众老爷记得去瞅瞅哦啾咪。

我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想开伊达组双人单车(喂!)



【第一视角】

古语说,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自从几位大佬肯定我身体有改造过,我觉得,我就每天都在犯疑心病。

刀剑里面有没有内鬼,刀匠呢,隔壁的AKANE,还有上一次遇到的海妖审神者。我现在看谁我都觉得可疑。可是我家的刀他们又怎么会背叛我?

不过最近好像很多本丸都出了事。暗堕、神隐、弑主、肃清。

十家本丸就有一家出事,危险率突然之间大大飙升。还不用说成为审神者那天的似乎是特殊对待的我和AKANE。

随时就能弄出点什么来的感觉……

 

“珠理奈。”是大俱利,“今剑自请去远征,一期一振躲了起来,其他刀剑,该出征就出征了。”

“哦,”那就是大俱利近侍,“上面的人有没有过来?”

“来过了,我说你身体不适。”

“谢谢。”

“还有一个消息。刀匠递过来的。”

我挑眉,想搞事?

“是关于,塔罗的。”

!!!

我一听到大俱利这样子提起来我头皮发怵。塔罗还只是个孩子,是要怎样了?

“刀匠说只是一点捕风捉影而已,但是,有听到过。上面有部分人要求将无用的审神者废黜或流放。”

“……”

“这样是指……”

“不用你说,我也知道。”我打断大俱利的话,他以为我不懂,“也就那么一回事吧。有家的回家,没家的就在时空之间流浪。或许哪一天,我就要手刃变得完全不像她的她。呵呵,本来就是那么小的小女孩,什么都不懂呢。就要像个业绩狗那样工作,虽然上阵的不是她。但是这么小,又是横祸而死才来当的审神者。灵力能有多高?一期一振疼惜她才没有上阵,本丸里的都是充当玩伴的小短刀。又能讨伐到什么大的对手?这样的本丸也不是一座两座了,怎么了?”

我很生气,从大学读完书出来我就成为了一个教师。教过幼儿园的,也教过像塔罗这么大的小学生。再大一点的孩子也不是没有教过。那种爱护的本能早就深入在我的骨子里。而且塔罗还那么可爱!

“这种事,大俱利你会怎样处置?”

“静观其变。”

“确实应该如此,现在我们本丸,可是被严密监视着的吧?”

“可能。”

 

我知道我经常说什么被监视之类的话,也不过是我的脑补。或许,实际上千织和塔罗的事不过凑巧?刀匠是真的被我收服得服服帖帖?

只想要刀剑男士们只围着我转,就这么难?哪来的那么多破事。

 

“大俱利,过来。”我让他过来,和我一道坐到桃树底下。

 

【第二视角】

你不知道怎样的就哭了。

抱着他的左手手臂一下一下摩挲着,想在祈求什么,然后滚烫的泪珠一滴一滴滴落。

“喂!怎么了。”他可没有烛台切那样会说话的嘴巴。你这样一来可是把他吓得想要为你找来宗三或者歌仙又或者其他的谁过来。

“坐着!嫌我烦了是不是!”色厉内荏的声音,他轻叹一声,还是安稳坐好。听着你越加凌厉的哭声。

“谁惹着你了?……我就说今天就不应该让他们都出去,”大俱利用右手拍拍你的头,“你应该更加喜欢他们在身边的吧。”

你的头抵在他的手臂上,轻轻地摇了摇。

“我真的喜欢吗?呵呵。或许我只想享受被宠爱被呵护吧。再说,他们,真的因为我是我,而喜欢我吗?”你本能地,还在质疑着爱情。因为你,其实就完全不相信爱情。无论寝当番的时候他们对你多么体贴入微。你还是不信,不,与其说不信,还不是你的疑心病犯了?跟他们是什么身份都没有关系,你就是怕,哪里做得不好,惹得他们不快而离开。是的,你不是疑心他们。

你是在疑心你自己。

你并不相信自己。

连带着,连这个鸟笼一般以你为中心的世界,都不相信。

 

“不,你应该相信你自己。你已经是,我们无上的瑰宝了。不管你是因为什么而成为审神者的。你来了,就好。”

“你原来的样子,无论是怎样的,我们都喜欢。所以无须掩藏。”大俱利的话很直白。

你也才意识到,你把自己的心里话都说了出来。

“也无需卑微。你是我们的审神者。”大俱利轻飘飘的一句,却让你无比安心。

于是你放开了他的左臂直接整个人挂到他身上放肆的哭泣着。

不知道哭了多久。

他扶正了你,帮你拭去你脸上的泪水。

“眼睛都红了。”然后蜻蜓点水般吻了吻你的眼睑。“我带你回去梳洗。”

说着就将你公主抱起。

 

顾及到你的心情,大俱利将你送回来房间,还将中午的茶点送到你房间。

“对了,一期一振想要见你。不过我拦下了,问他什么事。他就直接说想要待在我们这边,永远的。”

 

【第一视角】

本来想放进口的牡丹饼停了停。

我是不是应该庆幸那只白色的搞事鹤还没来????

不过一期一振你也很会搞事情哦????

应该是没有契约能在原主还在的情况下安全又完整地转移到新主身上去吧。现在我们交换刀剑都是暗箱操作的诶。

那么你提出来这个要求?????

你总不能叫我搞掉AKANE吧?????

 

“他既然那么坦白跟你说了,想必也是不介意再多说一次的。那就今晚等大家都回来了再说。”

大俱利点点头。

 

然而,我等不到了。

亲爱的大姨妈又把我折腾坏了。

然后眼睁睁看着清光和乱就坐在门外等着我第一天的姨妈血。

“拿去做点御守吧,虽然用这些血好像不太道德但是总比要你自己放血要好。这几只到时候就给数珠丸和今剑用吧。”

乱也知道不太道德那还做……

 

关于一期一振的事不知道他们谈了没。不过好像再也没提起过了。

一点废话,只是负能

借个地方吐个槽。
先把负能清了再回去上课。
我是一个钢琴教师。
供职于某个琴行。
本来好好的。

但是不知道从哪一天开始她要我,还有前台姐姐写工作日志。不是说那种表明一下自己做了什么,还有什么需要改进的地方。而是那种比较倾向于反省的……
迷,我现在课挺满的我能说啥。前台的工作我有时候都管不过来。我有什么反省的吗?跟你说我上课不行吗?那我可以不用工作了。
之前只用微信发给老板娘,现在可好,突然之间说在管理群里面公屏。
有时候还说没开单被动……
首先你一个咨询的人都没有,还没有人到期续费。
那也就只能这样啊……
要不还能怎样?

还有之前说我不会说话,妈的前台又来加一腿。几个人开会安静如鸡气氛不对一下子就哭了。
现在想起来我并没有做错什么啊?我就是不爱说话而已啊,但是如果有人来我也有做接待啊推销那些。我不是没有做啊。
还教我们推销的时候先不要报价钱。我知道啊但是你有些人一上来就问怎么收费,我怎么再去岔开话题啊。
行了就这样吧,没事弄写弄那的。麻烦

相遇即是奇迹【十九·补完】

20170512晚补完
最近短小抱歉QAQ
现在看到后面补完的那部分的格式不太对我看看下次弄回电脑以后搞搞再弄回来。

进主线,不知道能不能今晚补完……会争取今晚补完,诶不对明天周末QAQ我尽量吧。(好的补完了不过后面是不是信息量大而且表达不清?)

我觉得我是不是设定了什么危险的东西_(:з」∠)_

啪啪啪唤出本体什么的以此解放,会不会变成双向饲养啊orz

【第三视角】

第二天

今剑俨然中宫之主公然带着珠理奈翘早饭。

再带着她经由审神者房间的暗门去了洗浴,嗯……

两个人一起洗浴嘛。

大家都懂的

再出现的时候已经是到了莺丸和三日月日常喝茶的午后时间了。

 

 “主上不来喝杯茶?”珠理奈他们经过三日月时,三日月发出邀请。

珠理奈想了想,还是坐下了。

“不知道主上想要用我这个老爷爷换把什么刀剑回来?”

“真是单刀直入啊,三日月。”珠理奈一下子反应不过来。“肯定是越名贵的越好啊。消耗的灵力会比寻常刀剑更大。我倒是没关系,要不然也不会提出换刀。我就是想看看,隔壁的审神者有多能耐而已。”

“很冒险。”莺丸说了一句。

“不过是想要试着拉拢一下,或许以后会有什么时候用得上也说不定?我跟AKANE都是同样的人,说来就来,说不能走就不能走。呵呵。”珠理奈冷笑,“留下来从来都不是问题,不都已经跟你们结缘了吗?只是,被监视的感觉,还有,被改造的感觉。那可是真的不好。”

“……”三刀剑无言。

“……所以,”珠理奈刚刚那话其实有些置气的成分在,所以才会说出什么被监视被改造的话来。现在看他们这样,更加是气不打一处来,“改造这事,是真的咯?”

“至少是在我来到之前。”今剑说道。“珠理奈,你从一开始出现在政 府那边算起,来到这里,多久了?”

“我想想啊,一百天吧,相差不过五天。”

“我认识珠理奈,到了今天刚好第一百零五天。”今剑喝了一杯茶。“我是你到了本丸之后的第二天来的。”

“珠理奈之前吩咐过让药研检查身体这件事,还是尽快吧。”莺丸接上话,“还有,就是我之前问过一下小夜,我们本丸运行了多久,他说不出来。”

“……禁制?”珠理奈悄然握紧了拳头。

“可是我们,可以告诉你,今天是第几天。”今剑伸手握住了她的拳头。

“禁制应该是上面的人下的,那你们……”珠理奈心思活络,“怎么能够突破禁制?”

“关于这个的话还是稍微感谢一下改造你的人吧。”今剑看着珠理奈,“我不知道他们出于什么目的去改造你,但是,你身体里面,原来稀薄的灵力变得深厚。你的一举一动,无不散发出灵力。因为太过吸引了,‘我们’就出现了。”

 

 “不是那种每个本丸都会出现的刀剑,而是,真正的我们。历史书上记载的,我们。”

莺丸和三日月适时侧头看着珠理奈。

 

“那……还有谁?”

“暂且不知道,我帮珠理奈打探吧。”莺丸很是体贴,“珠理奈打探的话,可是容易露馅。”

哪里不对又没有什么不对的样子?

 

 晚饭时间

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有一股低气压。

不知道是因为今剑在那个方面太受宠了,还是…

今天出征的成员有好几个都中伤回来,甚至宗三是重伤回来的。

吓得珠理奈差点就要放血直接让宗三喝下去了。

 

 “我去换身衣服。”沉默着吃完饭,这次有四把刀剑都受了中伤以上程度的伤害,让她有些心绪不宁。以前也不是没有过受伤,只是一下子四把,还都不是轻伤……

“主上请自便。”三日月开口,他当然知道接下来是要干嘛。也知道这里至少有三位真身降临的刀剑付丧神,太过扎眼。还不如由他这一个在她梦里纠缠颇深的刀剑为她挡了探视的眼睛。

至于为什么?

只不过是因为好像很好玩而已,而且,珠理奈的梦境那样真实。恐怕因为这个,也是不大喜欢他的吧?

 

 晚上接近十点

“我回来了。”珠理奈一脸疲惫地拉开拉门。“清光,这是一期一振。你带他去安排好的房间。”

“好。”清光依言站起身,向一期一振点头示意,便带路出去了。

“今晚,烛台切。”说着就转身离开了。没有明说要烛台切干什么,不过,大家都心知肚明。

 

“我以为今剑要提醒一下烛台切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药研说。

“烛台切好歹我还放心些。宗三那边,麻烦你多照顾了。”

“自然是分内的事,无须今剑担心。”一句分内,又何尝不是药研让今剑不要多管?

“这样最好。”今剑也没把这话放在心上。

 

第二天

刀匠来了。

“珠理奈,我这有两件事。”

“嗯?”烛台切陪着,安稳睡了一个晚上的珠理奈明显气色好多了。

“名为饰桥的审神者给你发来的共同讨伐请求。珠理奈是第一次接到这些,其实就是出现了暗堕的审神者和刀剑。有政 府 派一名指定人员,以其为中心的三到五位审神者带同五位刀剑男士前往讨伐。这是一次增长实力,而且与其他审神者相互交流的机会。珠理奈确实可以考虑一下。”

“好,我答应了。”珠理奈本来就是打算要去的,“什么时候?”

“后天。”

“好,那明天本丸不接任务了。另一件事是?”

“是这一个。”刀匠呈上一柄直刀,“这是三日月临走之前给珠理奈锻的刀,若没看错,应是小乌丸。”

“呵。”珠理奈接过,却并不注入灵力让其显出人形。“虽然不是我手或我命端出来的刀。但总归是把名刀。”

“数珠丸,将它收好。今天的文书交给歌仙,我饿了。去拿点甜粥过来。”

刀匠自然也是只能识相退下。 

 

“数珠丸,”珠理奈看着数珠丸端着甜粥回来,“今天是哪天?”

“四月十日。”

“你?!”珠理奈本来也就随口一问,也没成想真的问出点什么来。

“先前不是,那晚过后,便是了。”数珠丸睁开细长的的眼睛,金眸温柔。

 

讨伐当天

“数珠丸、今剑、大俱利伽罗、堀川国广、太郎太刀,随我出征。”匆匆吃过早饭,珠理奈分配着人手。“清光和烛台切,本丸就麻烦你们了。物吉,一定不要离开本丸。乱和葯研还有歌仙你们注意下刀匠。”

“这个本丸的刀剑稀有度偏高,若是像莺丸说的那样的话,恐怕,刀匠会下手。你们小心。”

“如此说来,带同数珠丸出阵这个也是相当扎眼了。”萤丸道。

“还好,”珠理奈淡定,“若是那边有危险,那就是怎么样回避,危险还是会出现。带上数珠丸,也是安心些。再说,你们一副嫉妒数珠丸的样子。但是,实际上你们放心的很。”

珠理奈摆摆手,示意他们不用再说。

“自行到甲午区万屋集合。啧,这个区名。都好了吗?”珠理奈就没吃多饱,随时就能行动。

 

“审神者,千织。肃清原因:过度笼络刀剑付丧神,诱使其堕落。现神智已与暗堕刀剑一同陷入混乱,无法改变。责令审神者饰桥带同其他审神者执行肃清。”

 

“过度笼络,那么就是有可能刀剑们非常衷心护主咯,恶战。”珠理奈听到旁边一位男性审神者说到。

珠理奈暗暗拉了拉今剑和数珠丸,别让他们恃着拿着自己的灵力就乱来。

 

只是,饰桥隐瞒了一件事。

这个千织,全刀帐。

 

日落西山。

月上中天。

饭菜热了一遍又一遍。

 

“他们回来了!”突然之间物吉大喊。自然所有刀剑都自觉到大门迎接。

 

爆出了真剑的国广和大俱利伽罗。

中伤的太郎太刀。

重伤的数珠丸。

身量高大的轻伤的今剑。

 

所有刀剑的惊出了一身冷汗。

今剑一个眼神,乱和歌仙轻轻离开人群,守着刀匠室去了。

“大家,手入室说话?”

 

“珠理奈不过是灵力耗费多了,睡着了而已。”数珠丸虽然重伤,但也还精神尚可。“这些事,以后别去了。多的是政府的爪牙。我也没有你们看着那么伤,都是躲着来的。反而是大俱利和堀川才是实打实的挡下来的。”

“被肃清的那位,原因是因为和刀剑们过从甚密。”今剑低沉着开口,“所以,并没有完全暗堕的那位的刀剑们。可是费了我们不少力气。最后关头我不得不拿出珠理奈交给我的一点灵力,暂时性地大幅度提升我的力量。数珠丸因为本身就是高稀有的刀剑,若是再使用额外的力量加上自己的话过于显眼。不得已,才出此下策。”

“本该就这样等着结束的,结果因为其他审神者被偷袭差点致死,数珠丸不得不将自己的灵力交给今剑。去到最后只剩一些高战力的时候,珠理奈更是只能任由自己的灵力溢出给我们补充。”太郎毫无波动,“如此一来,我们更是只能装弱了。”

刀剑们一脸认同。

“还是暴露了灵力过多的事实出去了。”莺丸还是那样的慢悠悠,“还有你的事,今剑。”

刀剑们现在才注意到,成年化后的今剑竟然是大太刀。

“以我知道的。可没有哪一把今剑能借着灵力生长。”

“……我当然知道。”今剑揉揉眉心,“可是不暴露的话,那边的今剑就要拿珠理奈的性命了。同为今剑,他自然听我的话。烛台切,带珠理奈回房吧。让她好好睡睡,今天太累了。”

今剑想起明天上面的人应该会派人下来慰问顺便带点什么肃清奖励过来的,又看看自己现在的身板。

突然之间有点紧张。

还得继续暴露吗?!

事情真的会变得很大发的喂!